T179次列车在京广铁路湖南永兴段脱轨 有人员受伤


这一人类史上最大的隔离事件,让中国新冠肺炎感染者减少了七十多万人,对疫情的遏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全国乃至全球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那么武汉封城及停学、停工等隔离措施对武汉本身的疫情防控起到了什么作用?封城又应该在何时取消?

研究者假设平均潜伏期为6.4天,平均感染期为3天或7天。每次模拟都从200或2000个传染性个体开始,其余人口处于易感状态。研究者通过Kucharski及其同事从半机械模型的R0分布的后部均匀地从R0分布的95%CI得出R0值,从而探索了模型的不确定性。

研究者使用确定的阶段结构SEIR模型模拟了武汉疫情暴发1年内的轨迹。

上述研究对全球200多个已经出现新冠病毒的国家和地区有借鉴意义。武汉的新冠疫情已经基本平息,目前疫情的“震中”在美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等欧美国家。论文作者表示,希望通过评估武汉的疾控干预措施对新冠疫情进展的影响,为世界其他地区提供一些新的防控思路。

研究者的模拟结果表明,旨在减少社会融合的控制措施可以有效降低新冠疫情暴发的规模并延缓其高峰。

对于给定的年龄段i,可以通过以下公式描述流行病转变:

莫迪表示,“实施封锁是为了保护您和您的家人,请再忍耐一段时间”。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有研究此前认为,

4月解封可以将可能出现的第二次流行病高峰往后推迟2个月,并压扁病毒流行曲线,从而可以为医疗系统提供更多的时间,以应对可能卷土重来的病毒。

研究表示,减少学校和工作场所的接触对疫情控制至关重要。如果过早取消隔离限制,由于仍然有足够的易感人群,这很容易使基本传染数(R0)再次大于1,导致感染数量继续增加。研究者建议,干预措施的解除应该是缓慢的、逐步的,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感染急剧反弹,另一方面是出于物流供给等实际原因。